江苏太湖偷捕被判刑 放养螺蛳补不对

图片 1

刑事案受害人可以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赔偿。如果“受害者”是环境,也可以这样做吗?答案是肯定的。在对一起太湖偷捕案提起公诉追究偷捕者刑责时,滨湖区检察院尝试代表国家对偷捕者直接提起刑事附带民事环境公益诉讼,要求其赔偿生态修复费用。昨日,滨湖法院判决支持了检察机关的诉请,1018千克鱼苗被当场放养太湖。这也是新修订的刑诉法生效后,江苏检察机关首次尝试刑事附带环境公益诉讼。
昨天9时30分,滨湖区法院对滨湖区检察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的曹风、曹增、丁一名非法捕捞水产品案公开宣判,判决三人赔偿蠡湖水域生态恢复费用14000元。此前,三人因在太湖偷捕85千克鱼类,触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已被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缓刑一年。“我在无锡生活了二十年,孩子也喝太湖水长大,我现在知道电鱼破坏了生态环境,实际上也害了我们自己。”民事判决后,丁一名的话语中充满了忏悔。在法官、检察官的监督和陪同下,三人当即来到蠡湖边放养了用14000元购买的1018千克鱼苗,以实际行动弥补曾经犯下的罪过。
太湖偷捕可谓屡禁不止。为有效保护和修复环太湖区域的生态环境,滨湖检察对破坏环太湖水域生态环境的犯罪分子依法予以严厉打击,2012年以来该院批准逮捕非法捕捞水产品犯罪嫌疑人5件10人,提起公诉6件17人。但令人痛心的是,对电击捕鱼行为不当回事的仍大有人在。不少人认为这种现象见怪不怪,根本就不是个事儿,更别说会吃官司了。就在几个月前丁一名对自己因捕鱼被抓还想不通:“我只是捕了一些很寻常的野鱼而已,一共不过几十公斤,怎么就犯了罪了?”
“不止步追究刑责以案普法,更通过公益诉讼切实修复环境,检察机关的做法值得其他行政机关借鉴。”市农委渔政处朱处长对此高度评价。当前环境公益诉讼案件收案数量偏少是各地法院的普遍现象。虽然新修订的民诉法明确了行政机关有公益诉讼主体资格,但行政机关还是习惯用行政执法手段处理环境违法行为,不愿意提起诉讼;环境违法案件的证据收集难、定损难,取证费、鉴定费较高,民间环保组织难以承受等也阻碍着环保公益诉讼。因此,在滨湖法院环保庭法官看来,此次检察机关公益诉讼在诉讼主体资格、诉讼费用负担、公益损害赔偿等方面的司法尝试和主体示范意义,要比修复部分环境本身更具意义。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世界环境日”,新市民王强来到太湖马山十里明珠段,在法官的见证下,放养了一卡车螺蛳,弥补他此前因非法电击捕捞犯下的过错。“因法律意识和环保意识淡薄,我触犯了法律,希望大家引以为戒。”王强说,他很后悔,现在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修复环境。近年来,太湖水域非法捕鱼的现象时有发生,对水环境破坏极大。王强说,自己是个“上班族”,损友劝他“去捞一点,赚点钱花花”,王强也觉得没什么,就跟随朋友一起,晚上到太湖偷捕,最后一次被渔政抓个了现形,“到后来才知道自己犯了法。”“环境官司不能一判了之,更要注重环境的修复。”滨湖法院介绍,去年,王强与同伙置备渔船、电击器等非法捕鱼工具,在南泉地区太湖贡湖水域,电捕河虾、白虾约395千克,用渔网捕捞太湖螺蛳约12000千克,销赃后分得1.1万多元。最终,滨湖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判决后,根据水域生态特点,王强主动交纳生态恢复费6000元用于购买鱼虾苗、螺蛳苗在被捕捞水域放养,以恢复渔业资源,控制水草生长,提升水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