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火捞海参的“猛子”下支进 风险也没有小

图片 1

图片 2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山东荣成、文登等地有大量海参养殖区,所以威海以潜水捞海参为业的“猛子”有近300人。他们大多30岁左右,以外地人居多,在海底从事着危险的工作,“每年都有三两个离世的”。“猛子”们在养殖海参收获季节月收入可达3万元,但他们缺乏专业潜水技能培训及设备,几乎没有“猛子”考取潜水员的资格证。月收入可达3万元“小宋这个人啊!可惜了!”8日凌晨,从事海产品收购的于师傅守着死者宋某的尸体感慨道。36岁的宋某生前从事潜水捞海参工作有10多年,“他几乎就没干过别的活儿”。近日,宋某自荣成到达威海市区,在抱海酒店附近潜水,捞取野生海参后再卖给于师傅。“前两天他一天捞了10来斤海参上来,收入上千元。”据了解,在每年的5、6月及11月,养殖海参大量上市的时节,宋某等“猛子”们会被荣成、文登等地的海参养殖户们雇佣潜入参池中捞海参。工资按照工作量日结,养殖户们按“猛子”们捞出海参的总重量计价,“捞一斤给一斤的钱”。平均每日每个“猛子”都会赚取1000多元钱,这样算起来,“猛子”们的月收入可达到3万元。经区泊于镇的“猛子”刘师傅今年40岁,他从事潜水捞海参工作也有8年时间了,“捞一个月海参赚个两三万就跟玩儿似的”。但除了5、6月及11月,一年中剩下的9个月,“猛子”们从事的行业、工作也各有不同。如宋某孤身一人下潜至各海域捞取野生海参的人大有人在,他们继续干着老本行,在更复杂的海底环境中求得财富。而刘师傅则选择在泊于镇家中务农,老实本分地享受着他的田园生活。“猛子”全靠胆子大7日夜间不幸溺亡的宋某在被打捞上岸后,全身所有的潜水装备仅有一身劣质潜水服、一双蛙鞋、一副面镜、一套铅坠配重和一个锈迹斑斑的氧气瓶。威海蓝天救援队队长于书浩当场惊呼:“他连个BCD都没有!”今年43岁的包师傅目前在水产市场从事海产品批发生意,2006年前后,他放弃了已干了7年的“猛子”行业,转而做海鲜生意。“干‘猛子’在参池里还好些,在大海里干活还是存在危险的。”包师傅干“猛子”时,配备的潜水设备几乎和宋某一模一样,“这浮力调节背心是啥样的啊?也没听谁还穿过背心的!”刘师傅的潜水装备也和宋某、包师傅的差不多,“有时下参池子可能会带氧气管下去,就不用背瓶子了。”刘师傅也不知道浮力调节背心为何物,了解其救生功能后,刘师傅满不在乎地表示“要那玩意有么用呢”。包师傅和刘师傅都没有经过专业的潜水技能培训,当场第一次下水时,就靠着胆子大,硬着头皮下水了,后来他们就算入门了。对于潜水的专业知识及逃生手段,“猛子”们都靠老“猛子”言传身教的经验教训或自己不断摸索。几乎没有“猛子”经营专业的潜水培训及考试来考取潜水员的资格证。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天气渐暖,春海参进入捕捞季节。每到此时,一些专门潜水捞海参的“海猛子”就开始忙碌起来,他们背上潜水设备,潜到七八米深的海水里作业,按捞上来海参的斤数收钱,月收入约3万元。连日来,记者走访了市区周边的海域,探访“海猛子”的生活。现场背负30斤铅坨下海从4月中旬开始,随着各家养殖户开捕春海参,经区泊于镇下庄村的“海猛子”张福钢和同行就忙碌了起来。4月30日一大早,张福钢和同伴开着面包车来到威海康源海珍品有限公司养殖区内,下车后,两人在池边忙着穿戴,准备下水捞参。“在深海水里扎猛子需要用铅坠配重,否则潜不下去。”张福钢说,今天是在养殖池里捕捞,水深在1.5至3米,所以很轻松。他和同伴先在身上套上一身厚厚的保暖衣,再将潜水服套在外面。跳进池子后,张福钢和同伴将网兜套在胸前,竖起吸氧管向下轻潜,不一会儿就捞了半兜海参。他们伏在池边,将海参倒进塑料箱里,然后又潜入水中。5月1日,在荣成市港西镇鸡鸣岛村,“海猛子”王德明出海捞参。穿戴好后,他在腰间绑上了几块铅坠。“这里水深大概有20米,如果不绑着铅块根本潜不下去。”王德明说。记者问及铅块的重量,王德明回答:“30斤!”收入月收入3万元很平常王德明一直在海中捞参,中午才回到岸边休息。当天,4个小时的连续作业,王德明一共捞了140多斤海参,按照每斤7元计算工钱,王德明一天挣了近1000元。他说自己并不是最厉害的,他的许多同伴一天下来能捞200至300斤,干他们这一行,每月收入3万元很平常。“但是,每年集中捞海参的月份也就是五六月份和11月份。”王德明说。在“海猛子”眼中,在养殖池内捞参属于“小儿科”。养殖池子的水比较浅,危险系数比较低,劳务费一般也比较低,每斤在1元至2元之间。工资均按照工作量日结,养殖户们按“海猛子”捞出海参的总重量计价。张福钢说,干这行已有20多年。今年他的第一笔生意是给荣成港西镇一家水产公司下海捞参,4个小时捞了300斤,挣了2000多元。但在4月30日那天,张福钢在养殖池内“扑腾”了一会儿突然游向岸边。“我不小心用钩子把袖口刮破了。”张福钢说。回到岸边,张福钢脱下潜水服,里面的保暖衣也湿透了,他匆匆晾晒后,从车上取来工具开始修补潜水服。“我们经常下海,潜水服被刮是很正常的事,我们都自己修补衣裳。”张福钢介绍,“别看我们这收入似乎很高,但是一年的收入就靠这几个月,其他月份,我们都在家中务农。”张福钢说。传承当“海猛子”靠传帮带由于潜水服破了口子,张福钢当天不能继续下水捞参,就打电话找来自己邻村的同行徐林明。老徐今年45岁了,干“海猛子”有20多年。老徐笑着说,干这行虽然收入高,但是在水中作业危险系数也高。张福钢说,在泊于镇,岛邓家村、下庄村和大徐子等村都有不少“海猛子”,加起来有150多人,“每年都有三两个离世的。”张福钢说,“海猛子”的入行全靠传帮带,没有接受过任何潜水技能培训,更没有考取过任何资格证。有的“海猛子”缺乏专业潜水技能培训及设备,下海全靠胆子大,就容易出事。“海中海礁乱石多,环境复杂,要是碰上渔网,被困在里面,就再也上不来了。”汪师傅干“海猛子”已经20多年了,目前受雇于一家水产公司。1994年,他从日照老家来到威海,起初在海边修码头,后来跟着师傅学习扎猛子,因为收入可观,他就固定干了这一行。“我们的技术都是和老师傅学的。”汪师傅说。忧患正在消逝的高危行业采访中,记者认识了“海猛子”张福钢,他从19岁就开始干猛子,今年已经49岁了,在海里整整“泡”了30年。张福钢是经区崮山镇皂埠村人,由于就住在海边,村里人世世代代都是渔民,张福钢从小就有很好的水性。提起扎猛子的技术,他说都是自己琢磨的,十来岁的时候看着大人们扎猛子就跟着学,后来慢慢就学会了。30年过去了,皂埠村“海猛子”的人数逐渐减少。在张福钢的记忆中,十几年前,村里有近百人都是“海猛子”,现在只剩下三四个人了。“这几年,不少‘海猛子’出了事,于是很多人就不干了。”张福钢说,即便能够保住性命,10个“海猛子”中,有9个也会患有“潜水病”。“你不能理解这种滋味,简单地说就是从海底突然浮出海面,因为气压突然发生变化,肺内空气随压力降低而膨胀,使血流中出现气泡,反正就是血管疼。”张福钢说,正因为如此,很多“海猛子”忍受不了,纷纷不干了,只剩下一些上了年纪、没有办法另谋职业的老“海猛子”,年轻点的则是刚学手的外地人。张福钢告诉记者,他们村年纪最大的“海猛子”已有60多岁。“出事的一般都是新手,老手对水的深浅一般都有数。但是干我们这一行都容易得‘潜水病’,这病好不了,只能缓解。”经过多年的发展,“海猛子”的工作环境也有了变化。张福钢告诉记者,当年刚从事这一行时,设备都不完善,下海的时候,一般海面上都有带有网兜的漂浮着的轮胎,每次潜水捞上来的海参就存在网兜里。“从2000年开始,我就背上了氧气罐,每次潜水的时间都能长一些。”张福钢说,近几年,在海边捞参的“海猛子”找到了更好的方式,有的船老板在船上安装了一个空压机,然后连接一个100多米长的管子,“海猛子”只需要把管子的一端含在嘴里,就可以在以船为中心、直径为100多米的海域活动,每次都可以潜水一个多小时,而且不必再背着沉重的氧气罐了。“深海作业太危险,虽然老板给我们买了保险,但是这份工作太辛苦了,年轻人是不会再干了。”张福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