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鱼汛已到 情况净化影响甚于滥捕

图片 1

长江刀鱼飙价每斤八千元

图片 2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长江刀鱼,味道鲜美,与鲥鱼、河豚并称为长江三鲜,过去也就是寻常百姓家的一道菜,几块钱就能够买一斤,但如今最贵的一斤要卖到八千块钱,成了不折不扣的奢侈品。长江刀鱼如此之贵,个中缘由不能不令人深思。

三大元凶:生态环境被破坏过度捕捞航运增加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报到鱼’还没来!去年三月初它们就来了。”4月6日,长江张家港江段,捕刀鱼的朱小桂很着急。这天,从南通到南京,沿江渔民都在等“报到鱼”。清明已过,为大队人马探路的“报到鱼”迟迟未来,意味着今年刀鱼渔汛即便能来,也比去年迟到一个多月。这罕见的事令人不安。“收鱼的,比捕到的鱼还多”“明天小潮汐,刀鱼该来了。”3月23日,上海崇明县渔民周关生守在船上神情凝重,“天冷,鱼还没到。一个潮水,捞了两条小鱼。去年这会能捕十多斤!”他身处的长江入海口,素有“黄金渔场”之称。每年春分过后,刀鱼从大海聚往这里,洄游上千公里,到安徽江段产卵。撒网多半碰运气。“跑一个潮水,要三四百元油钱。20来天打了7条鱼,卖了1400元。烧油加补网花了1万元!”3月21日,长江靖江段,靖江渔民洪爱国说。“收鱼的,比捕到的鱼还多!”这天,靖江渔业四分公司经理徐志洪指着二十几条刀鱼说,“今年鱼少,鱼小。二两重的,就算大了。我们30多条船几天就捕到这点鱼。一个潮水,三分之二捕不到。像老周,今天碰到一条四两四的,卖了1600多元。可他之前连撒八网,网网空!”物以稀为贵。今年刀鱼身价比去年翻了一番以上,刷新历史记录。徐志洪说,“今天收刀鱼,靖江船头价3700元一斤,我卖出去,一斤4000元至4500元。”而4月3日,当地刀鱼船头价攀至今年最高点:6200元!刀鱼身价如坐火箭,渔汛却迟迟未来,这就很难成市。在沪、苏沿江城市,刀鱼以渔民→鱼贩→饭店的方式,手手交易。张家港人苍玉成每天开着快艇,找渔船挨个收鱼:“二两以上的,4000元一斤,我卖给上海酒店,再加2000元。”清明之前,吃上刀鱼,俨然很有身份。“刀鱼再贵,不愁没人吃,就怕鱼少了。鱼少时,一天就收几条。靖江几百家饭店都为收鱼发愁。”3月28日,扬子江大酒店厨师长张国兵说,“30年前,一斤清蒸刀鱼八毛钱。之后,一步步往上跑,到2005年过了1000元。今年,几千元一盘,还有人吃。上海、苏南老板来,七八个人,每人一条。”当天,扬子江大酒店清蒸刀鱼论条开价:二两五的每条1980元,三两的2800元。酒店工作人员说,刀鱼几乎一天一价,“二两五的,昨天一斤8600元。”4条清蒸刀鱼卖七八千元,对渔民而言,这天价近乎纸上馅饼。“打不到鱼,再贵也没用。”洪爱国说,去年赚了4万元,今年4000元都难赚到。4月6日,他捕到6条鱼,无比焦急:清明已过,船头价跌至1500元,“渔汛估计4月20日才来,而那是刀鱼捕捞截止日。”今年,国家调整长江刀鱼捕捞期限,他所在江段缩短了10天。4月7日,从长江口至南京,渔汛未至。南通渔政监督支队陈杜科长说,“过了清明,刀鱼渔汛还没到,以往罕见。”重重罗网,能有多少漏网之鱼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从长江口到洞庭湖,刀鱼捕捞量曾占长江鱼类捕捞量的一半,其中,七成产自江苏段。而数据显示,1973年长江刀鱼产量3750吨,2002年不足百吨。此后,产量太少难以统计。农业部长渔办透露,据相关机构调查,去年,沪、苏、皖捕到240吨刀鱼,比前年下降4%。其中,沪、苏分别为74吨、101吨,同比增长279%、88%,而安徽下降50%。这条美丽的鱼在长江越游越少,而如今,长江刀鱼身价猛涨上万倍,可产量只及当年百分之六。“刀鱼产量呈几何级数下降!我们对刀鱼资源的利用已到极限。”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研究员施炜纲说。刀鱼越来越少,过度捕捞是重要原因。南通渔民周银富抱怨,长江口非法捕捞船用深水张网,让刀鱼“断子绝孙”,“网眼两厘米大,手指头长的小鱼苗都能挂住!”而长江口,是刀鱼入江门户,每年刀鱼洄游季节,非法捕捞船云集此处。船,多来自浙江、江苏、安徽。“违法捕捞最猖狂的,还是深水张网。我们一年查处300多起,多是上半年捕刀鱼及鳗鱼苗。”3月23日,在长江口的渔政执法船上,崇明县渔政站站长沈士林说。“深水张网对刀鱼杀伤力极大!”农业部长渔办刘小强说。深水张网布在深水航道与浅水交接处,网深5米,从江面沉入水底,如一道闸门,大鱼小鱼一网打尽。早在2004年,国家即在长江禁用深水张网。前年起,每年刀鱼捕捞季节,国家组织江苏、安徽等地及东海区渔政执法船,在长江口联合执法。前年,处罚174只非法捕捞船,罚款10.9万多元,清除深水张网148顶。今年,仅3月25日至27日,即处罚非法捕捞船9艘,清理深水张网12顶。“打击非法捕捞很困难。为了安全,执法船天黑前进港,他们就夜间作业。还有些船,放小船布网,渔政船发现了,就往浅滩跑。这些船有几十条。”沈士林呼吁,渔船所属地加强源头管理,不让它们到长江口非法捕捞,减轻末端执法压力。“在长江口,哪里是沪苏交界处,哪里是江海交界处,没有划分清楚,存在责任盲区。”省渔政监督总队直属四大队大队长张建明说,对非法捕捞船,可没收渔具及渔获,罚款500元至2万元,“要罚他款,他拉过小孩,说交给我们;没收网具,他就要往江里跳。”打击非法捕捞压力大,更加凸显执法力量不足。联合执法每个航次仅三艘船,覆盖浩瀚如海的长江口,只能力保短期,长效监管更难。原因不只是滥捕“刀鱼少了,不能怪渔民!”谈起刀鱼资源枯竭,受访的十几位渔民反对将原因归为滥捕。“‘鱼过千层网’,捕不尽的!”洪爱国说,“30年前,靖江有上千条船,现在不到十分之一。”他认为,刀鱼少了,环境污染及工程建设影响更大。“江水不行了,更娇气的鲥鱼最先倒霉,二三十年看不见了。刀鱼也受不了污染;江边浅滩原先长满芦苇,刀鱼进去吃食长膘,发育成熟。可现在,好多江边用石头驳岸,没了芦苇,刀鱼怎么觅食?”数据显示,长江流域废污水排放总量逐年增加。前年排放了333亿多吨,三倍于30多年前,其中八成集中于长江中下游——多种洄游性鱼类的栖息地、索饵场、产卵场。“刀鱼资源锐减,根本原因是长江中下游环境出了问题。”施炜纲认为,尽管长江水质平均不错,把刀鱼减少跟污染挂钩尚无科学依据,但在一些局部,哪怕一两公里水质严重恶化,对刀鱼可能就已致命,使它们无法洄游到安徽江段产卵。“涉鱼工程影响更大!”施炜纲说,目前,长江中下游开发趋热,架桥梁,建港口,疏浚航道,对长江生物的影响不可忽视。“桥梁打桩、水下爆破带来高强度的水下声,对鱼类杀伤半径达0.5公里-1公里。”“十二五”期间,从长江口到南京,12.5米深水航道疏浚已经启动,这令他担忧:“长江下游有不少沙洲,附近水道狭窄,水流湍急,刺激刀鱼性腺发育成熟,是刀鱼等多数鱼类最理想的产卵场、栖息地和索饵场。为了航运安全,提高通行能力,要把沙洲捋直,恰恰破坏了长江鱼类的生境!”此外,疏浚抛泥将致长江水质浑浊,破坏浮游生物的生长,让刀鱼难以觅食。他透露,“刀鱼一般到安庆段才产卵,那里已难发现亲鱼。这一路对它们太凶险。”全面禁捕不能再拖了“一年就捕一两百刀鱼,沪、苏、皖水产品总量超过600万吨,为了保护一个物种,这个零头不能舍弃吗?”多位受访者呼吁,全面禁捕长江刀鱼,国家不能再拖了。自2002年起,每年刀鱼洄游繁殖季节,国家对刀鱼实行限捕,渔民持证捕捞。为控减捕捞强度,国家要求在2009年基础上,沪、苏、皖刀鱼捕捞证三年内削减10%。江苏去年已削减到位。目前,三地捕捞证减至1500多张。10年限捕效果如何?刘小强说,近两年长江刀鱼资源有所回升。张家港渔政站站长周一海直言,刀鱼资源仅维持低水平的稳定。省人大代表、江阴申港三鲜养殖公司总经理郑金良认为,限捕还是为了“捕”,“刀鱼游到哪儿,哪儿允许开捕。真想保护刀鱼,就该在它洄游产卵期间禁捕。”禁捕是否可行?刘小强认为“眼下不现实”。刀鱼是长江传统经济鱼类,是沿江渔民收入主要来源,且这些地区有吃刀鱼的传统,禁捕了,需求还在,价格更高,只会刺激非法捕捞更猖獗。因此,稳定合法捕捞,打击非法捕捞,较为可行。“禁捕受阻,是局部利益与整体利益博弈的结果。地方政府总把刀鱼当成产业,又不愿看到渔民没饭吃。”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说。目前,除镇江等地因工程建设需要,征用渔民作业水面,对部分渔民进行补偿、提供就业培训外,政府主动支付成本,鼓励渔民转岗转产的,省内无先例。上海、安徽情况相同。张建明认为,不解决失水渔民生活,他们只有去非法捕捞。拯救刀鱼,人工繁殖被寄予希望。郑金良说,经过五年摸索,成功繁殖了5万尾刀鱼。对此,专家表示谨慎乐观。施炜纲说,“刀鱼口味独特,跟它生在长江,长在大海关系很大。就算人工繁殖成功,人工养殖也难。不把刀鱼送到海里转一圈,口味能好到哪去?如果实现规模化繁殖,把鱼苗放流长江,让它回归大海,或许是个好办法。”他强调,一个物种保护得好不好,要看原种保护如何,“人工繁殖要加强,但更要实行禁捕,保护原生刀鱼。原种捕光了,人工繁殖的刀鱼再多,不代表刀鱼资源根本恢复。”如果少了一条刀鱼,对少数食客而言,只少了一道美味;而对长江而言,失去的远不止一条鱼。“长江快成了空江!拯救珍稀鱼类,不能再不出手了。”郑金良说。

常言道,物以稀为贵。黄金所以成为硬通货,就是因为产量太少,近年来长江刀鱼也是如此。一份来自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的资料显示,1973年长江沿岸刀鱼的产量为3750吨,1983年降到370吨,2002年的产量已不足百吨,到了现在则有了一个形象的说法,一条船12个小时才能捞上两条二三两重的刀鱼。同样,鲥鱼、河豚也难见踪影。而餐桌上食用长江刀鱼作为身份的象征,尽管价格贵的惊人,仍然供不应求。

长江刀鱼,著名的长江三鲜之一,刀鱼、鲥鱼和河豚并称为长江三鲜,味道十分鲜美。曾几何时刀鱼就是寻常百姓家的一道菜,几块钱就能够买一斤,但如今刀鱼最贵的一斤要卖到八千元,不折不扣地成了奢侈品。保护刀鱼不再是为了满足人们的口腹之欲,更重要的是要保护物种。人们不成为历史的罪人,就要嘴下留情。

长江刀鱼所以产量锐减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水环境污染造成的,即由于沿江企业排污及航道运输量大量增加,使长江水质达不到刀鱼生存和产卵的要求。长江刀鱼是一种洄游性的鱼类,每年从东海进入长江口向上洄游,寻找产卵场,历史上曾洄游到洞庭湖,现在距离越来越短基本上到鄱阳湖湖口那一段就是产卵区了。在洄游过程中,若遇到一块水域水质状况不好或水域污染,就会使洄游活动终止,鱼苗产量就会大量下降。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资源研究室主任施炜纲指出,环境问题是一个很突出的问题,现在整个长江总体水质现在还没有导致让长江刀鱼绝迹,但是不排除还是有这个可能。

长江刀鱼越来越少

长江刀鱼锐减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过度捕捞,即渔民们布下了天罗地网,刀鱼从长江口到产卵场要过千层网。为了保护渔业资源,根据“捕大留小”的原则,渔政部门对特许捕捞船只使用的鱼网做了严格规定,要求网目尺寸4厘米以上,但有的渔民和无证捕捞船布下的深水网又深又密,网眼网眼最小的仅2厘米,连幼苗也一网打尽。因此,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至今,湖南、湖北江段基本上找不到洄游的刀鱼,1996年左右江西、安徽江段也形不成鱼汛了。渔政部门表示,虽然在刀鱼捕捞期间,各级部门开展了多次执法,但由于水域大、船只多,违规操作难以杜绝。据悉,今年以来截止3月26日,上海渔政、海警已组织联合执法五次,查处案件86起,罚没款30多万元。

水质影响

目前,中华鲟等鱼种人工繁殖已经突破,但长江刀鱼只能野生,不能人工繁殖,它还是一种频临灭绝的物种,长江则是天然种子资源库。从这个角度讲,保护长江刀鱼的意义,不仅在于满足人们的口腹之欲,同时还有保护物种的意义。因此,有渔业专家主张一定要禁捕。但在当下的权宜之计是,要采取措施,保护长江水质环境,加大执法力度,更须让渔民们网下留情。

刀鱼无法洄游产卵产量下降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资源研究室主任施炜纲说:刀鱼彻底消亡的可能是完全存在的,因为根据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80年代到现在,每隔十年刀鱼产量都是以减半下降的。因此,十年以后我们只能到博物馆见到它是极有可能的。

数量的逐年下滑,一个原因是水环境的质量问题,另外也加上一些非科学的捕捞。两种因素综合在一起环境问题对它的影响更为严重。因为现在的捕捞产量跟历史上的捕捞产量比,只是一个零头都不到。刀鱼是一种洄游性的鱼类,每年从东海进入长江口,从长江口开始就往上洄游,去寻找它的产卵地。它要经过上海市河口区,然后经过江苏省整个长江江段,还要经过安徽省的大部分长江江段,基本上要洄游到安徽安庆市以上一直到鄱阳湖湖口产卵。在洄游全程中,如果长江沿线有一公里或者两公里的一块水域中出现水质状况不好或者水域污染事件,刀鲚洄游活动就会终止,紧接着的连锁反应就是当年的鱼苗产量会大量下降。现在整个长江总体水质还没有导致让长江刀鱼绝迹,但是不排除还是有这个可能。

天价刀鱼

一鱼难求价贵如金

打了20年鱼的顾正武,早些年是在江阴那边捕鱼,那时候一网下去就是十多斤,现在他不得不跑到长江口来淘金。记者见到他时,他已经在长江口水域反复作业3天了。记者上了船老大顾正武的船,看到一个盆子里只有2条不大的刀鱼。顾正武说,想象中今天能收个十斤八斤的,但就是没有,他12小时就打了这两条,赔本了,连一天六千元开支都不够。

来自江苏启东的鱼商季开祥乘坐快艇来到顾正武的船上收鱼,他说,刀鱼的价格一年比一年高,但是货一年比一年少。经过讨价还价,最终季开祥以四千元的价格收购了这两条刀鱼。随后,季开祥又从其他船上收到6条刀鱼,下午他就通过其他鱼贩将鱼迅速地卖到了无锡一家饭店。根据饭店介绍,这是几天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客人订购的,8条鱼分别以清蒸和红烧的方式做成了两盘菜,据说最终价格超过万元。

经营刀鱼20多年的批发商朱发兵说,即使眼下的刀鱼贵得离谱,但在市场上还是供不应求。过去刀鱼只在江苏和上海吃,现在全国各地都来要,有钱人吃刀鱼甚至成了一种身份的象征。今年的市场行情是三两的鱼一斤卖到六千八到七千元,三两五的卖到八千元一斤,四两的就是八千多到九千元一斤,而三两以上的刀鱼已经很难见到。

过度捕捞

连幼苗也一网打尽

刀鱼减产

当年吸引舌头如今吸引眼球

因为刀鱼是野生的,不能养殖,随着产量越来越少,行情也越来越贵。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专家顾若波说:刀鱼减少主要原因是历年来过度的捕捞;加上水质的变化,沿江生态环境的破坏;还有一个就是航道的运输增加,这是引起长江刀鱼资源下降一个主要的原因。

截至目前,虽说长江刀鱼的总体渔获量并没有确切的统计数据,但在淡水渔业研究中心资源研究室主任施炜纲眼中,这种下降不是直线下跌,而是呈几何基数下降,证明我们对这种资源的利用已至极限。据江阴市志记载,江阴长江刀鱼年捕获量1956年最高,达174吨,至1987年也有106吨;2002年后,年产量则不足百吨,去年江阴刀鱼的捕获量不足0.5吨,仅为高产期的0.28%。而一份来自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的资料显示,1973年长江沿岸江刀产量为3750吨,1983年为370吨左右,2002年的产量已不足百吨。

当年刀鱼吸引了大家的舌头,如今吸引大家的眼球,这样一句无奈的总结成为长江三鲜的共同命运。在上世纪50至60年代,长江鲥鱼和河豚的产量都达到了上百吨,但是从80年代后却逐年下降,自1996年开始,长江鲥鱼和河豚就几乎销声匿迹。

为了保护长江刀鱼资源,渔政部门对特许捕捞船只使用的鱼网做了严格规定。2月25日是今年江苏省发放刀鱼特许捕捞证的第一天,上午9时许,就有渔民来到常熟市渔政站咨询。今年江苏刀鱼特许捕捞从3月1日开始到4月20日结束,共有51天,全省共发放刀鱼捕捞证配额700多张。常熟市渔政站副站长戴振国说:上级规定网目尺寸是4厘米以上,但是我们这边正常使用的都是4.8厘米左右的,这样有利于捕大留小,让小的刀鱼从网目里面能够钻过去,这是保护资源一种最有效的办法。

长江刀鱼从大海洄游到长江里产卵,首先要经过上海崇明县陈家镇团结沙港口这片水域,团结沙也因此成了渔民和鱼贩最为集中的地方。在团结沙东侧的一处堤岸,记者发现了这张五六十米长的网,网眼最密处伸不进一个手指。大量无证捕捞船舶、三无船舶展开了一场捕捞混战。

3月26日,上海渔政和海警部门的12艘执法船从崇明、衡山渔港码头出发,前往长江口的北港执法,发现了三艘无证捕捞船。深水网又深又密,连刀鱼幼苗也一网打尽,捕获的最小刀鱼才手指那么长。无证人员甚至还在执法人员收缴深水网时用刀割断缆绳,阻挠起网。据悉,上海渔政、海警联合执法已查处案件86起,罚没款30多万元。

专家建议

禁捕刀鱼保护物种

淡水渔业研究中心资源研究室主任施炜纲认为:因为从刀鲚近年的捕捞产量和捕捞区域来看都大大缩小,捕捞区域已经缩小了2/3,区域现在比较少,主要涉及到上海和江苏省。如果禁捕,渔民的转产转业或者对渔民的生产影响等方面比以前好一些。但是从另外一个程度讲,因为像长江鲥鱼已经没有了,刀鲚早晚也要走这条路,管理部门最终还是会下定决心要走出这一步,就是刀鲚彻底完全禁捕。另外,人工繁殖长江刀鱼还没有完全突破,它的种子只能从长江里取得,长江就是其天然的种子资源库。因此,保护长江、保护刀鱼就是保护物种,造福子孙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