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虾养殖厂得到四星级尺度

图片 1

为何通过“认证”的产品依旧被检测出药残?可以想象,如果疑虑不能打消,罗非鱼BAP认证将面临信用危机。图片 2
GAA希望中国的罗非鱼加工出口企业能够重视BAP养殖产量与加工产品销量不对等的问题,但当天几乎没有加工企业高层到场参会,国联水产董事长李忠在开场致词后不久便离开会场
中国输美罗非鱼所呈现的药残问题,让某种意义上的“监督者”BAP认证面临尴尬和压力——美国采购商甚至消费者或许都会产生疑问,为何通过“认证”的产品依旧被检测出药残?可以想象,如果疑虑不能打消,GAA推行数年的罗非鱼BAP认证将面临信用危机。
BAP与中国
总部位于美国的GAA成立于1997年,其认为随着全球人口数量的膨胀,对水产品的需求量将日益增加,这一过程中,唯有水产养殖才能成为未来满足全球水产品需求的唯一可持续途径。
而如何让水产养殖变得绿色健康且可持续,就成了关键命题,这也是GAA在2002年推出BAP认证的初衷——通过采用第三方独立认证的模式,对发展可持续、负责任水产养殖的所有相关环节给出可操作规范的最高标准。
按上述理念设计,BAP认证范围涵盖种苗场、养殖场、饲料厂及加工厂等整个水产养殖价值链,认证标准包括食品安全、环境保护、社会责任、可追溯性和动物权益等五大方面。目前参与认证的品种主要为虾、三文鱼、罗非鱼、斑点叉尾鮰、巴沙鱼、虹鳟鱼以及贻贝等。
据了解,通过BAP认证后的机构,可以在其产品上印上BAP标识,甚至有信息表明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将BAP选为水产品认证的第三方合作伙伴,经过BAP认证的产品可快速获得FDA授权进入美国市场。
现在,全球通过BAP认证的机构共781个,其中养殖场355个、饲料厂37个、苗种场51个、加工厂299个,通过BAP认证的水产品年总产量超过140万吨。
BAP认证于2007年进入中国市场,经过8年时间的推广,中国至今共有141个机构通过BAP认证,其中养殖场61个、水产饲料企业6个、苗种企业3个、加工企业71个,是全球通过BAP认证最多的国家。
141个机构中,罗非鱼为103个,包括52个养殖场和51个加工厂,是中国对BAP认证接受程度最高的品种。全球范围内,通过BAP认证的罗非鱼养殖场为63个、加工厂为65个,对比之下可以发现,罗非鱼出口量最大的中国同样拥有了最多的BAP认证来保障产品的安全性。
另外一组数据,全球的罗非鱼BAP二星认证产品共52个,中国就拥有43个,而在一年前这两个数据还分别是31个、25个;全球罗非鱼BAP三星认证产品共23个,中国拥有21个,一年前分别为8个、7个。可见,最近的一年时间里,中国的罗非鱼BAP认证产品来源呈现爆发式增长。
BAP的尴尬
与BAP认证产品来源大幅增长相悖的是:美国FDA的检测数据显示,2015年1-4月中国罗非鱼被检出药残导致FDA拒绝进口共29批次,较去年同期剧增3倍,占药残拒绝进口水产品的62%,占拒绝进口鱼类的80%。
显然,严峻的药残问题迫使GAA需要为BAP认证正名,否则处境尴尬。而且,GAA还需要解释为什么通过BAP认证的罗非鱼养殖场产量仅约为9.54万吨,但加工厂却可以有约15.88万吨的原料鱼来生产BAP产品,之中有6万余吨的罗非鱼来自哪里?
GAA负责市场开发的副总裁Peter
Redmond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中国的加工厂没有配备足够的通过BAP认证的养殖场。“养殖场的量肯定要补上去。”Peter
Redmond表示下一步会紧抓,要求有更多的罗非鱼养殖场通过BAP认证。以BAP认证的对话机制,如果要将影响力扩大到养殖场,还是需要借助加工厂的力量,因此关于罗非鱼养殖场的认证压力将转嫁给加工厂。
Peter
Redmond称,接下来会对中国罗非鱼BAP产品开展更为严格的监管,比如与采购商或零售商了解某个罗非鱼BAP产品的实际销售量,来判断该产品是否超出了企业所拥有的BAP资质应有的量。简单来说,假设GAA掌握的资料为企业只拥有BAP二星认证产品2万吨,但实际卖出了2.5万吨的BAP二星认证产品,那之中多出的0.5万吨二星认证产品即为不合格。
“以前罗非鱼BAP认证处于发展期,我们还没法去解决推广过程中存在的问题,现在我们有精力来重视并解决这些问题。”GAA亚洲市场开发经理毕敬桦表示。为此,GAA在今年也启动了iBAP项目,将养殖场等提前纳入BAP认证体系中,只要经过大致9个月的改进后,iBAP养殖场能通过BAP认证的考核,即可拥有BAP认证,相当于变相降低了BAP认证的准入门槛,以便让更多的养殖场有机会获得BAP认证。
位于海南文昌宝芳的天佑罗非鱼养殖场成为全球第一家纳入iBAP项目的罗非鱼养殖场,海南宝路水产科技有限公司则为全球第一家纳入iBAP项目的罗非鱼苗种场。
BAP的价值
零售商对BAP等第三方认证的青睐,蕴含的逻辑是基于食品安全和可持续。零售商希望自己供应的食品是安全的,而第三方认证能够提供一些标准让养殖、饲料、苗种、加工企业执行,通过过程管理来确保经过认证的产品的安全性。然后零售企业将食品安全性当做卖点,把认证影响力扩大到消费者,最后再倒回来推动产业链上各环节的良好发展。
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企业按照BAP标准在人力、物力、财力等方面做了大量的投入,产品如果不能依靠认证获取更好的销售价格,认证的意义在哪里?Sunnyvale
Seafood副总Jim
Bugbee表示现在让消费者为认证产品支付更高的价格还是比较困难,长远而言当消费市场对食品安全、可追溯等问题更为关注时,通过认证的产品才能比没有认证的产品获得更好的回报。
“虽然很难直接判断认证对消费者购买产品时的指导性到底有多强,但长期来看企业对认证的投资还是值得的。”Odyssey
Enterprises总裁Phil Crean称。这种价值,Fishin Co总裁Manish
Kumar认为在于BAP认证要求产业链内部能够携手共进生产出具有竞争力的产品。“现在整个消费市场竞争非常激烈,产品的质量很关键,因为除了罗非鱼之外,消费者还有其它的食品可以选择。冻鱼、冻披萨、冻鸡等不同的产品都在争抢超市里的货架,如果一旦有坏消息出来,就很难再把市场抢回来。”Fishin
Co总裁Manish Kumar表示认证的价值在于谋划产业的未来,而非提升产品的溢价。
——意味着,认证实质上是引导从业者去承担更多的行业责任,但当参与者仍以个体利益为导向时,认证始终会是不可理解的谬论;同样,当参与者都能自发地维护行业健康发展,代表行业利益去战斗时,认证也将变得可有可无。

图片 3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海外媒体报道称,位于泰国Thayang的虾饲料厂AsianFeed公司成为首家获得全球水产养殖联盟颁发的BAP4星级标准认证。这将意味着该公司的产品已经符合BAP认证资格,反映出该企业在整个生产过程中其卵化场、养殖场、饲料厂和加工厂对环境和社会不会造成危害,食品是安全的且具有可追溯性。在整个认证过程中,养殖企业的养殖供应链的每一个环节都需接受星级评审,最高级别为4星级。AsianFeed公司正是在每一环节中均获得了最高分,因此获得4星级标准。BAP是GAA所制定的水产养殖领域最新规范标准,即“最严谨水产养殖规范”,是检验全球水产品繁养殖过程及养殖场与加工之各项生产标准的规范。而整个产业链,以从养殖场开始到餐桌,全面审核与孵化场、养殖场、饲料厂及加工厂相关的食品安全、环境保护、社会责任与使用动物道德以及制品的全程可追溯性,并提供最高水平的作业规范。

黄益兴及嘉吉水产供应链开发经理肖明禅

2009年11月3日,在青岛举办的中国国际渔业博览会上,当美国嘉吉公司动物营养部黄益兴带着水产供应链项目出现在会场时,很多人感到奇怪,嘉吉在中国水产领域不是只涉及饲料的吗,什么时候开始做水产供应链了?黄益兴不得不一遍一遍的向来人解释,嘉吉做水产供应链主要是为了满足嘉吉食品分销部客户的需求,”其实在没有做水产供应链以前,嘉吉的食品分销部也有采购水产原材料,但都是通过贸易商买的。为了满足客户对安全水产品的需求,嘉吉食品分销部就找到我们动物营养部商量解决的办法,因为动物营养部平时和养殖户接触最密切。讨论的最终结果就是,嘉吉为此成立了一个独立的团队-水产供应链团队专门负责此事”。嘉吉所打造的这条水产供应链包括种苗、饲料、养殖、加工、市场各个环节,”最终的目的就是为客户提供安全优质的水产品。因为嘉吉没有养殖场和加工厂,所以会采取合作的办法,由嘉吉建立平台,寻找合适的养殖场和加工厂参与进来”。为了保证水产品的安全,嘉吉选择了全球水产养殖联盟作为考察合作伙伴的一个重要标准,”GAA是一个国际性的标准,基本上可以覆盖整个产业链了。另外嘉吉本身还有一个专门针对食品安全的审核体系,这个食品安全体系也有一个独立的专门审核团队,目的就是要确保打着嘉吉名号出去的水产品不能有任何的问题。”严格的审查也使得嘉吉水产供应链的工作进展相当缓慢。”目前通过初审的养殖企业只有2-3个。”黄益兴无奈表示,”选择哪一个养殖场或者加工厂作为合作伙伴,必须得到位于美国的嘉吉食品安全总监的批准。我们也只能找合作伙伴去谈判,但没有最终的决策权。””但嘉吉不会因此而把标准降低。”黄益兴说道,”嘉吉是一个有着100多年历史的公司,不只涉足水产一个行业,不能因此而影响到嘉吉的声誉。嘉吉要做就要做到最好。”黄益兴,马来西亚农业大学水产养殖科系毕业,在马来西亚加入嘉吉饲料公司,从事水产行业十多年。2007年调往中国,负责南方水产事业总经理;2008年调往中国总部,负责统筹中国水产新事业的发展项目,水产供应链是其中的项目之一。多方合作打造水产供应链FAM:嘉吉支持中国打造水产供应链的工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黄益兴:嘉吉支持中国的客户和合作伙伴打造水产供应链的探索和尝试工作从2007年年初就开始了,嘉吉在佛山的农标普瑞纳饲料有限公司就是为支持水产供应链模式发展开始的,到2008年11月经过公司在全球各位专家的讨论,我们正式的确立和规范了整个供应链的框架。今年我们在青岛国际渔业博览会上也是首次参展。这样一个水产供应链包括种苗、饲料、养殖、加工、市场各个环节,嘉吉采取合作的办法,由嘉吉建立平台,寻找合适的养殖场和加工厂参与进来。除中国外,嘉吉在越南、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等地也在进行这项工作,目前尝试的品种有越南的鲶鱼,马来西亚的金目鲈,泰国和中国的罗非鱼,虾也是我们将来的一个方向。FAM:嘉吉以前在中国水产行业涉及到领域只有饲料版块,为什么会想到做水产供应链?黄益兴:嘉吉做水产供应链是因为嘉吉的食品分销部客户有这样一个需求。嘉吉在国外的畜禽领域都是做一条龙的,卖的牛肉、猪肉、鸡肉都比较安全高档,名声也非常好,一些大型的餐饮店像麦当劳和沃尔玛都是嘉吉的客户。但嘉吉一直没有涉足水产品,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水产品领域现在还不是十分规范,嘉吉对不规范的东西有点担心,很容易影响到公司的声誉。但是由于客户中也有需要水产品,为了满足他们对安全水产品的需求,嘉吉食品分销部就找到我们动物营养部商量解决的办法,因为嘉吉动物营养部平时和养殖户接触最密切。讨论的结果就是,嘉吉为此成立了一个独立的团队–水产供应链团队,主要工作就是沟通供应链的各个环节,寻找合适的养殖场和加工厂作为我们的合作伙伴。双重标准确保安全FAM:这样就涉及到一个问题,嘉吉没有养殖场,也没有加工厂,但是又要保证水产供应链上的各个环节从种苗、饲料、药品、养殖到加工都是安全的,嘉吉准备怎么做?对于合作伙伴的选择,嘉吉的审核标准是什么?黄益兴:标准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现在各个国家的检验检疫部门都有各自不同的标准,那嘉吉在考察合作伙伴时要采用哪一种标准呢?经过公司高层领导讨论后,嘉吉决定采用一个国际性的标准–全球水产养殖联盟的标准,嘉吉本身也是GAA的董事会成员之一。现在GGA制定了罗非鱼、斑点叉尾鮰、南美白对虾的养殖标准,也制定了加工厂的标准,饲料厂的标准草稿已经出来了,但还没有正式发布,这些标准基本上可以覆盖整个产业链了。实际上2年前嘉吉在泰国就开始支持发展水产供应链了,但采用的是泰国的国家标准,现在也要根据嘉吉总部的要求调整到GAA的标准。FAM:GAA的标准对加工厂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现在很多加工厂已经通过了GAA的审核?黄益兴:GAA的标准只是初审,嘉吉本身还有一个专门针对食品安全的审核体系,也就是说通过GAA审核后还要通过嘉吉食品安全体系的审核才行。这个食品安全体系也有一个专门的审核团队,不光对水产品,也对嘉吉的肉类食品、饲料等进行审核,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团队,对于我们来说,这个团队实际上就是第三方,不参与任何商业上的事情,所以更加公正。FAM:也就是说最终选择哪个合作伙伴的决策权并不在你们这里?黄益兴:对,因为我们是跨部门的合作,涉及的领导是非常高层的,他要确保打着嘉吉名号出去的水产品不能有任何的问题,因为如果嘉吉的水产品出了差错,就会影响到肉类的销售。所以我们选择哪一个养殖场或者加工厂作为合作伙伴,必须得到位于美国嘉吉食品安全总监的批准。我们动物营养部因为跟合作伙伴存在商业上的关系,所以也只能找合作伙伴去谈判,但没有最终的决策权。FAM:嘉吉的食品安全体系同GAA相比有什么不同的地方?黄益兴:GAA是一个综合的标准,有食品安全、管理、环境、动物福利、员工福利等,如果就食品安全这一块来讲的话,其实标准的差异性不是太大,我们和GAA的目标都是为了生产安全、健康的产品。嘉吉做食品安全审核,更重要的是想看我们合作伙伴的理念怎样。这也是嘉吉食品安全总监要问的问题:虽然这个企业拿到证书,可是他真的是我们合适的合作伙伴吗?在嘉吉动物营养行为准则里面,有一条是:你的思想影响你的行为,你的行为影响你的行动,你的行动影响你的结果。我们是反推,比如说你虽然已经拿到证了,但是我们在审核时发现还是有安全隐患,那么可以反映出你的安全管理不是那么好,你的食品安全意识实际上是缺乏的,只是想拿到证而已。如果同他做长远生意的话,我们是没有安全感的。为保证安全,在水产供应链正式运转后,我们会派专人到现场监管。对于加工厂,我们会有突击检查;对于大型养殖场,我们会派人长期驻守,这些监管工作也是由食品安全体系团队负责。先审核再合作FAM:对于加工厂而言,因为要出口,很多企业都有通过GAA认证;但是对于养殖场来说,现在大部分都是CIQ(中国出入境检验检疫)的备案场,不通过GAA的认证一样可以卖鱼,对于他们来说实际上是没有必要花额外的钱来通过GAA认证的?黄益兴:怎么去鼓励养殖场参与进来非常重要。可能养殖场一开始达不到这个标准,但如果你真的想做,我们可以帮你。我们现在在泰国和越南都有帮助养殖户做,并且已经有成功的案例。可能企业比较关心的问题是,审核完之后,如果没有通过怎么办。如果是养殖场没有通过,我们会安排专门的人去培训,告诉他哪方面需要改进,我们也确实在做这个事情;加工厂有自己的品管,一般不需要我们培训,但是如果他们需要的话,我们也可以提供。FAM:现在通过初步审核的企业多不多?黄益兴:现在加工厂基本上都可以达到我们的标准,因为是做贸易的,容易沟通一些。但是养殖企业困难一些,通过的很少,现在过初审的只有2-3个。养殖场最大的问题在管理,比如说人员操作不规范,养殖记录不完善等。因为很多养殖企业的第一反应是做认证会不会增加成本,还有就是就算没有增加成本,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有什么承诺吗?但嘉吉的要求是不能对此和合作方有任何事先商务上的谈判,也就是不能做任何事先的承诺,比如说你只要做认证我就保证买多少吨鱼。除非他成为嘉吉合格的合作伙伴,才可以和他进行进一步商务谈判。当然这给我们带来很大的挑战,因为面临着信任度的问题。虽然我们有订单的需求,一年订单多少,但我们现在不能以嘉吉的名义去承诺采购,除非对方先通过审核。有不了解嘉吉的人不欢迎我们,说不可信,你们是不是来探风的;也有企业知道嘉吉的实力,知道嘉吉是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愿意先让我们帮助审核,打开合作之门。FAM:现在有很多企业也在做产业链,嘉吉这样做必然导致进展缓慢,会不会丧失一些机会,这个标准能不能降低一点呢?黄益兴:嘉吉这样做完全是着眼于做长远生意,所以安全相当重要。嘉吉是一个有着100多年历史的公司,不只涉足水产一个行业,不会因为一个小生意影响到嘉吉的声誉。所以嘉吉不可能会先把标准放低一些,先通过然后再慢慢改,嘉吉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嘉吉有4个业绩衡量标准:员工敬业、客户满意、社区受益以及赢利成长。要保证员工敬业必须要提供安全的环境;要客户满意就要提供超乎客户需要标准的东西;然后是社区受益,嘉吉税前营业额的2%都是用来帮助社区建设;赢利成长就是要可持续的增长。为了保证以上四个标准,嘉吉需要做大量的工作,所以进展有些缓慢,我们在2008年才形成一个框架,2009年又花了很多时间去和加工厂和养殖场谈判。虽然我们的业务进度慢了一些,但是我们基础非常扎实,也保证了我们合作伙伴的风险是最小的。罗非鱼存在高端市场FAM:在整个水产供应链体系构建好后,嘉吉要考虑的可能就是怎么实现供应链各个环节的共赢问题了。嘉吉在中国要支持罗非鱼的供应链发展,选择的养殖场必须要采用纯投料的精养模式,按照目前的价格,精养罗非鱼并没有太多利润,对于养殖场来说,考虑更多的可能是如何生存下来的问题?黄益兴:其实这也是我们考虑到的事情。嘉吉要做罗非鱼供应链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现在罗非鱼行业是一个逆向淘汰的过程,中国原产地收购价格不断下降,立体养殖跟精养模式价格也相差不大,农户没有办法承受,只能选择一些不安全的养殖方法,导致现在的罗非鱼贸易存在相当大的食品安全风险。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危机但也是一个机会,我们要做的是真正把价格带给我们的合作伙伴,让他们知道原来安全养殖比立体养殖更好,引导合作伙伴向安全的方向发展,而不是强制要求。在没有做水产供应链以前,嘉吉的食品分销部也有采购水产原材料,但都是通过贸易商买的,贸易商在中间赚取了很多利润。现在嘉吉参与进来就可以把中间的链条缩短,帮助客户把价格稳定下来;另外,市场就是一个金字塔,嘉吉要做最顶端的市场,虽然采购回来的罗非鱼价格相差不多,但是我们敢于承诺我的产品是最安全的,这就是一个很大的附加值,我们会把这个附加值带来的利润分给其它环节。FAM:就现状而言,出口到国外的罗非鱼价格并没有一个明显的区分度。黄益兴:很多人说罗非鱼没有高端市场,我说错,罗非鱼绝对有高端市场,只是国外客户现在不相信能够有一个公司履行他的安全保证。嘉吉因为在肉类销售市场上的良好口碑,有客户告诉我们说,只要能提供安全的水产品就一定会买,所以这样的客户群体是存在的,但是不多。嘉吉支持水产供应链的发展主要是给客户提供安全的水产品,增加产品的附加值,所以针对的群体是上游客户。在这种情况下,嘉吉支持产业链的发展道路肯定会很艰难,但我们有自己对食品安全的坚持,我们的客户群体小,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嘉吉需要付出努力和合作伙伴统一认识,而不是跟其它企业打价格战。嘉吉动物营养价值观之一就是”坚持做正确的事,不管结果如何”,也就是说不能因为市场不规范我们就不坚持食品安全的承诺。水产供应链是一个很有挑战性、着眼于长期的事业,也是一件正确的事情。嘉吉简介嘉吉公司是一家全球性的食品、农业和风险管理产品及服务的供应商。在67个国家拥有16万名员工。其涉及领域有:农业,嘉吉生产、加工和销售谷物、油籽和其它商品,其产品供应食品和动物营养品制造商。它也为农民和养殖户提供农业服务和产品。食品,嘉吉与食品制造商、食品服务公司和食品零售商合作,为他们提供食品、饮料配料、肉类和家禽产品,帮助他们更好地为客户服务。保健,嘉吉为食品、饮食和药品制造商提供科学的保健产品配料及配料系统。风险管理,嘉吉在全球市场上为农业、食品、金融和能源行业客户提供风险管理和金融解决方案。工业,嘉吉还为盐、淀粉和钢铁产品的工业用户服务。它也开发和销售利用农业原料生产的可持续性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