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泉州市泉港区海带大丰收尝鲜要趁早 收入比往年翻一番_海产专题(海带紫菜)

图片 5

发布时间:2008/4/18 来源:北京现代农业信息网 编辑:
图片 1我来说两句
图片 2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图片 3
村民说,今年收入比往年翻了一倍
中国水产养殖网据海峡都市报消息(记者陈丽娟黄谨通讯员蔡江彬肖咸强文/图)海面上,一艘艘满载而归的船只正在接二连三地往回运海带;泉港区后龙镇上西村码头上,一辆辆拉着新鲜海带的小货车来来往往、一派丰收繁忙景象。昨天中午,看着自家养殖的海带从船上吊装上小货车,钱尾妹乐开了怀。

金秋是紫菜下苗的时节。

近日,泉州市泉港区后龙镇上西村张文煌就开船出海收割海带。张文煌告诉笔者,今年他在邻近的峰前村租海域种了近3000条海带,按照和村里海带加工厂签的购销合同,估计能赚4万多块。

钱尾妹养殖海带已有多年时光,今年种了5000多条海带。在码头上,她迫不及待地算起了账:今年的海带不仅收成好,价格也很不错。去年1条海带只能卖17~20元,今年每条可卖到33~45元。粗略一算,收入比去年翻了一番。

苍南大渔湾,有7万多亩“海上耕田”。记者近两天前往探访时,海湾里密密麻麻插满竹竿,犹如千军列阵,格外壮观。不少渔民开着小船穿梭其间,把一排排紫菜苗固定在竹竿上。

每年能收5万元

海带收购商说,后龙镇的海域条件很好,很适合养殖海带。海带都是每年11、12月份开始投入放苗养殖的,直到隔年4、5月份收成。其间,只要每隔两三天巡查一次,防止被渔船破坏即可。整个镇区现在共有100多户养殖户。

图片 4

“今年村民在外租了820多亩海域用来养殖海带,销售海带加上到海带加工厂打工,预计平均每个海带养殖户有5万元左右的收入,明年计划组织村民到惠安等地租海域种海带,争取养殖总面积超千亩,建设泉州市最大的海带养殖基地。”上西村党支部书记张如庆说道。

钱尾妹介绍,海带收割时,最怕下雨,只要遇上好天气,养殖户都会抓紧时间采收、晾晒,差不多还能再收一个月。这几天刚收割的海带属于第一批,质量还不错,要吃新鲜海带的可以趁早。

有别于前两年养殖户因争夺养殖海域而大打出手的是,今年的大渔湾显得格外平静。这是苍南养殖用海二级承包改革带来的成效。而且,这项由当地自发探索实施的改革,还衍生出了不少新效应。

海带养殖是上西村的传统优势产业,村民自上个世纪60年代就开始种植海带,经验丰富。上世纪90年代开始,因福建炼油厂10万吨原油码头、泰山码头等重点项目建设需要,该村原先种养海带的海域几乎全被征用。为破解村民无海可种的困境,上西村两委出面协调,帮助上西村海带养殖户到邻近村租用闲置海域养殖海带,并为海带养殖户统一进购海带苗,解决养殖户生产用海和进苗难题。

“驻海干部”不用天天出海了

解决了就业问题

顺着一条蜿蜒的山路下到海边,苍南赤溪镇养殖户陈素琴一家正在忙碌着制作养殖紫菜的竹排。

同时,村两委对村里海带加工厂进行技改,敞开收购村民海带,生产出盐渍海带丝、即食海带、烘干海带等一系列产品,远销昆明、深圳、武汉等地。

“今年还会发生抢占养殖区的事情吗?”记者问。

“现在村里海带养殖加工业形成良性循环,村民异地养殖海带为海带加工厂提供稳定的原料来源,而海带加工厂不仅为养殖户提供销售渠道,而且还解决了村里200多名40岁到60岁妇女的就业问题。”张如庆高兴地说道。

“不会了,大家手里都有养民证,该在哪里养就在哪里养,分得很清楚,可以安心准备下苗。”陈素琴笑着回答。就在去年下苗前,她家还因为养殖区界限纠纷与别人打了一架。

村路也变宽敞了

这句回答,让在一旁的赤溪镇党委委员、副镇长廖诗超也安下了心——终于不用为处理养殖户纠纷而忙得焦头烂额了。

上西村村民赚钱有门路,住得也更舒服了。这几年,上西村投入数百万元用于公益事业:村里9条主干道都完成硬化、亮化,公厕按三级无公害化标准建设,90%的村民用上自来水,孤寡老人的水费由村财出资缴付,超过90%的村民加入新型农村合作医疗。

“换作前两年,这个时候你找也找不到我。”他介绍,那时候他基本上都在大渔湾海域巡逻或“劝架”,仅去年就累计下海100多次,尤其是紫菜下苗期,少则一天一次,多则一天三次。由于经常下海,他被同事们戏称为“下海干部”。他调侃说,小船上没有厕所,那阵子都快被内急憋出前列腺炎。

今年,上西村计划再投入100多万多整治村里主要排水道———800多米的上西溪,通过清除淤泥、拓宽河道,修砌石堤等,防止周边住户受淹。

大渔湾是温州市五大海湾之一,位于苍南赤溪镇和大渔镇境内,紫菜养殖面积高达5万亩。两镇下辖的26个村居中,大约有20个村居涉及紫菜养殖业。近几年紫菜养殖效益可观,养殖户户均收入可达15万元以上,因此不少渔民加入了养殖行列。

南方渔网编辑:柳凡

“长期以来,渔区群众把浅海滩涂当做‘门前海’,认为谁先占有就是谁的。近年来海湾内养殖面积已经饱和,随着新养殖户的增加,抢‘地盘’现象日益凸显,镇与镇、村与村、户与户之间的边界纠纷时常发生。”

有些养殖户在海上直接就撞船打了起来,有些养殖户还购置了钢盔等武装设备,甚至有“海霸”势力影响社会治安。特别是2015年,县乡两级政府历时半年共化解涉及600多户、2万余亩的养殖海区纠纷,刑事拘留打架斗殴人员10人,其中9人被判刑。

为破解养殖用海乱象,去年县海洋与渔业局联动赤溪、大渔两镇,着手创新实施大渔湾养殖用海二级承包工作。通过委托苍南县大渔湾围垦有限公司和海安渔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将国有养殖海域发包至村集体组织,再由村集体组织发包至养殖户。县主管部门为养殖户发放养民证,确定每户养殖区的经纬度坐标,避免因养殖区交叉而导致纠纷。截至目前,县海洋与渔业局已为大渔湾海域发放养民证1194本。

“去年镇里还发生需要镇级层面调节的养殖用海纠纷50多起,今年就基本没有了,社会治安大为好转。”廖诗超说,今年9月份以来他只下海几次,主要是例行巡查。

他眼前的大渔湾,微波粼粼、金光闪耀,如秋静美。

不经意转化了十余经济薄弱村

码头,是渔船的依靠。

让赤溪镇小岭村党支部书记杨茂可引以为傲的是,在他任上,村里终于建成了一个属于本村的码头。新码头是混凝土结构,占地一亩左右,站在这里可以看到成片的紫菜养殖区。许多村民正在码头或边上忙着紫菜下苗工作。

图片 5

“以前村里没有码头,我们下海的时候都要借用其他村的,不仅路程周折,还难免会遭到其他村民的抱怨,现在自己村有码头就方便很多了。”养殖户张顺说。

这个码头的建设,受益于养殖用海改革。杨茂可介绍:“以前村集体经济没有来源,一直建不了码头,今年建码头的10万多元启动资金,就是村里去年从养殖用海二级承包租金中获取的收益。”

记者了解到,大渔湾养殖用海二级承包制度规定,养殖户承包养殖区需要缴纳租金,今年初定每排(相当于1.6亩面积)200元。主管部门收缴的租金,50%返还至村集体作为村集体建设资金,30%作为乡镇政府管理经费,20%作为两家国营公司日常管理经费。

大渔湾沿岸的20个紫菜养殖村,2016年以前基本是集体经济薄弱村。“我们镇13个渔村中,有12个村去年分别获取返还金10万元以上,一次性集体完成了薄弱村‘摘帽’。”赤溪镇党委书记陈宗灶说,这项改革让全村群众都受益。

经测算,今年大渔湾沿岸20个养殖村平均每村可以获得约15万元返还金。有了收入,这些村子纷纷开展了基础设施建设:有的修建村民广场,有的修建道路,有的完善村庄绿化,有的给村民购买保险……

改革,为这些村庄致富筑起了“码头”。

驱车前往大渔镇,记者遇到了养殖户林礼干。他正与苍南农商银行金乡支行相关负责人交谈着贷款事宜。原来,他今年准备养殖紫菜30排,属于当地的养殖大户,这一季需要投入大约16万元成本。

让他欣喜是,今年只需凭借自家的养民证,无需担保就可获得贷款。“以前如果没人愿意担保的话,我无法从银行获取贷款,只能在民间借款养殖,现在用养民证信用贷款不仅方便,而且每月利率只要五厘八,比担保贷款利率便宜三分之一,比民间借款就更低了。”

这项信用贷款被称为“蓝色信贷”,是由大渔湾养殖用海改革衍生的助农金融产品。大渔镇副镇长李加进告诉记者,为破解养殖户融资难问题,镇党委、政府与苍南农商银行金乡支行合作,推出养民证信用贷款政策,为当地紫菜养殖产业发展开拓了金融支持新渠道。

“有养民证的话,我们可以凭它登记的养殖规模精准测算养殖户的投入和产出,为信贷发放提供更准确的依据。”苍南农商银行金乡支行行长杨崇树说,今年6月下旬以来,他们已经为300户养殖户授信,并已向其中100户发放了800多万元贷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