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黄鱼之死的拷问.整治养殖秩序刻不容缓

图片 2

发布时间:2005/8/9 8:22:00 来源: 编辑:
图片 1我来说两句
图片 2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近段时间,大黄鱼大面积死亡,让霞浦县沿海养殖大镇溪南镇笼罩着一层阴影,全镇大黄鱼受灾面积达27公顷,受损产量4800吨,直接经济损失达5500多万元,许多网箱养殖户面临破产的境地。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霞浦大黄鱼大面积死亡事件个案,凸显了闽东沿海网箱养殖业的种种积弊。透过此个案,举一反三,改革传统养殖模式,科学重整养殖布局,应是当务之急。
近段时间,大面积的死鱼,让霞浦县沿海养殖大镇溪南镇笼罩着一层阴影,往日喧嚣的东安海面也变得异常沉寂。6月13日,是大黄鱼养殖户莫仁寿一生都难忘的日子,他说:“那一天,我捞死鱼捞得臂膀都肿了,我们兄弟4人投资120多万元养的鱼,3天之内都死光了,真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
4800吨大黄鱼死了
7月8日,记者到溪南镇东安海域渔排采访。整个海面上,只有养殖鲍鱼的渔排还有养殖户在忙碌着,其他渔排大都人去排空,只剩下捞起的网衣在随风飘荡。部分大黄鱼幸存的养殖户郭陈联,一边打捞着浮在网箱旁的零星死鱼,一边接受记者采访。
郭陈联说:“东安海域共有大黄鱼养殖网箱2.4万箱,从6月13日发生死鱼事件以来,85%左右的养殖户的鱼全部死光,还好我的渔排靠着航道,30多箱大黄鱼只死了15箱。今年的鱼价肯定会高。”他还告诉记者,这次死鱼事件损失最大的是一位来自连江的养殖户,300多口网箱的大黄鱼全军覆没,损失达400多万元。
据有关部门统计,溪南镇这次鱼灾面积达27公顷,受损产量4800吨,直接经济损失达到5500多万元,许多网箱养殖户面临破产的境地。
都是过度养殖惹的祸
是什么原因使溪南镇的养殖户蒙受如此惨重的损失呢?霞浦县水技站站长江国强分析说,一是养殖区大量网箱连片分布,养殖密度过高,致使原有规划的航道被占用,水流不畅,海水无法正常交换;二是养殖方法不科学,超容量的养殖和长期投喂冰冻饵料,残饵堆积,形成黑化淤泥,成了病菌滋生的温床,这是鱼病频发的主要原因;三是6月以来大雨连连,一万多亩成熟的海带无法采收,大部分海带尾端溃烂,进一步恶化水质,导致死鱼事件爆发.
溪南镇东安浅海养殖面积约1平方公里,有网箱4万多箱。按规定,连片的网箱区应留出20—50米宽度不等的多条流水通道,每500个网箱应留出20米的流水通道,每200个网箱要间隔10米,以保证水流通畅。可这里的网箱却密密麻麻连成一片,就像一座海上城市。鱼排过于密集,水流减缓,加上长期以来养殖饵料是冰鲜小杂鱼,养殖户投饵喂养时往往投放过量,大量的残饵、剩饵经过多年的沉淀,致使海床上升。退潮时,靠近岸边的网箱箱底经常触底,随着鱼群的搅动,各种病菌充斥水中,鱼群病害传播快,感染率高,危害大。一位潜水员说:“一个已养殖6年的网箱区,海底竟有5米多厚又黑又臭的淤泥。”
10年前,溪南镇沿海水质清新,位于东吾洋和管井洋之间,水深流缓,十分适合大黄鱼网箱养殖。随着水产养殖的升温,部分养殖户无序无度盲目发展网箱养殖。有的甚至占用航道养殖,成千上万个网箱连片设置,造成水流不畅,削弱了海洋的自净能力。
目前,东安海域浅海地带有4万多网箱,已大大超过海域的容纳能力,水质受到了严重破坏,死鱼事件从2000年起,每年都有发生,只是今年最为严重。如果不抓紧整治,恐怕今后这里再也不能养殖大黄鱼了。
霞浦县海洋渔业局的一位工作人员无奈地说,这几年来,当地一直在进行海上养殖秩序整治,2004年9月,县政府还专门印发了《霞浦县整治海上秩序工作方案》,重点整治占用航道养殖,可是养殖户十分抵触,谁都知道养殖密度大了不好,可是拆谁的网箱谁都不愿意,有的还和执法人员发生冲突。
他表示,准备通过这次死鱼事件,加大宣传力度,对东安海域混乱的网箱养殖布局进行一次彻底的整治。
整治养殖秩序刻不容缓
溪南死鱼事件,是闽东地区网箱养殖所面临困境的一次爆发。现在,另一个重要的大黄鱼网箱养殖基地三都澳也出现大面积死鱼,30%的养殖户受到损失。
专家建言,要避免出现大面积死鱼,政府有关部门要对养殖区域的养殖规模、环境进行宏观调控,最好能有计划地限量养殖,这样不但能保持大黄鱼的高价位,也利于近海生态环境的恢复。对已养殖多年的海域要进行轮养,立即实施网箱养殖的“内湾外移”,逐步把浅海养殖区域向10—30米等深线推进,大力发展深海养殖,以缓解网箱养鱼对海域环境的污染。在受到污染的浅海,可以养殖有“海洋清道夫”美誉的刺参,刺参不仅能对养殖海域起到较好的净化作用,而且成品刺参价格每公斤100120元左右,是大黄鱼的5倍之多。
其次,鉴于浅海海域受到严重污染的现实,网箱投放水域水深起码要达到10米以上,渔排之间要保持25米左右的距离。这样才有利于水体交换,避免出现一个渔排鱼体发病,交叉感染传播,从而殃及其他渔排的情况。
再次,要改变以新鲜或冷冻小杂鱼、低值贝类和虾类为饵料的陋习,提倡使用配合饲料。专家说,直接投喂的生杂鱼容易携带病原体,传播、滋生疾病。使用配合饲料,不但成本可减少一半,还可大大减轻污染,有效防止鱼病发生。
最后,要在全市动员,对网箱养殖进行一次大规模整治,不要盲目追求数量。现在,大黄鱼养殖利润很低,没有天灾人祸,一公斤大黄鱼的利润也只有2元左右,远低于其他鱼类。有关部门要加强技术服务,提高广大养殖户鱼病防治技术。
闽东正是因为有了大黄鱼,才辟出一片崭新的养殖天地,成为“海上田园”的支柱产业,带动数十万沿海农民脱贫致富。可不要因为人为的因素,使起死回生的大黄鱼再次面临绝境,重蹈海水养殖业“养什么,病什么,死什么”的覆辙。采集:庞迪

专家认为,鱼灾发生的最主要原因是过密养殖。近几年,三都湾网箱增长速度惊人,以青山养殖区为例,从1996年1000个左右的网箱发展到现在的5万箱,而整个三都湾共有26万箱,相关的从业人员有6万多人,其中有4万多人生活在海面上。大黄鱼养殖业的快速扩张给当地海域生态安全带来了严重问题。过密养殖导致当地多次发生大黄鱼死亡事件,养殖户损失惨重。

为什么养殖户明知有重大风险,却不愿意减少养殖数量呢?原因之一,养殖户盲目扩张。假如不发生大面积的鱼病,假如水产品市场价格不大幅度下降,养殖户就有钱可赚,不少养殖户抱着侥幸心理,冒险扩大养殖规模。原因之二,养殖户就业出路有限。渔民靠海为生,随着海洋渔业资源的衰减,一部分从事捕捞业的渔民转向发展养殖业,养殖户队伍日益扩大,养殖规模随之扩张,出现过密养殖,最终暴发了鱼灾。

整个三都湾水深浪小,是发展水产养殖的好地方。只要合理布局,控制密度,养殖业仍然能给养殖户带来滚滚的财源。问题是怎么做才能有效控制密度?近年来,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不是没有采取措施,但实施起来时紧时松,不同地方步调也不一致,难免会“按下葫芦浮起瓢”,增了减,减了又增。在千家万户养殖户分散经营的情况下,政府引导和规范必不可少。政府及相关部门应根据海域的养殖容量,制定出科学合理的养殖布局规划,并依据规划实行限量养殖。在推行限量养殖过程中,各地应摒弃地方保护主义的思想,统一步调,坚决实施,而不能寄希望于别处减少养殖来缓解自身的压力。在“堵”的同时,还要有“疏”的措施,就是帮助养殖户找出路。一方面,鼓励和扶持有条件的养殖户发展大型抗风浪网箱,逐步把浅深养殖区域向1030米等深线推进。正如养猪业向山上转移,使福建由生猪调入省变成调出省一样,发展深海养殖,将为水产养殖业打开广阔的空间。另一方面,要提供就业培训、介绍工作等服务,帮助愿意上岸的养殖户实现就业转移,通过“减人”达到减少养殖数量的效果。

当然,凡事不能单靠政府行为,应积极发挥渔民协会等组织的作用。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众多养殖户是众多利益个体,各有各的算盘。比如限量养殖这件事,谁都不愿意减下来,最终损失的还是大家。因此,应该大力发展行业协会等组织,由养殖户组成协会,协会作出的决定由大家共同遵守,以此维护大家的共同利益。这种方式更容易为广大养殖户所接受,只要运作得当,将会起到相当大的作用。对养殖户来说,也要有限量减产的意识。如果每家养殖户都减少些网箱,养殖环境好了,减少死鱼甚至不死鱼,出产同样数量的成品鱼,不知要节省多少成本。而且,养殖环境好了,鱼的质量就提高了,价格高销路畅,大家获利就更多了。

过密养殖的问题,在我省沿海许多地方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已影响到水产养殖业的可持续发展,应引起政府及相关部门还有广大养殖户的足够重视。但愿相关各方都能尽快行动起来,共同降低养殖密度,让大黄鱼大面积死亡之类的悲剧不再重演。

南方渔网编辑:寒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