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业污染死鱼事故频发,水产养殖户该怎么办?渔业污染事故处理资

近年来,渔业水域污染事故逐年增多,污染面积不断增大,污染物成分日趋复杂,污染物排放方式越来越隐蔽,从而给渔业从业者带来了极大的经济损失。当前,由于诸多原因,广大群众对《水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实施细则》《渔业水域污染事故调查处理程序规定》等有关涉及渔业污染的法律法规尚不熟悉。工作实践中,常常遇到这样的问题,当污染事故发生以后,当事人双方往往先找行政部门请求处理,或向环保部门报告,几经周折,最后找到具有调查处理职能的渔政部门时往往事过境迁,使渔业污染事故的调查处理失去最佳时机。由于很难找到第一手证据,给渔政部门的调查处理工作和受害方的损失索赔增加了难度。

养殖户养殖的鱼大量死亡,经查主因系上游排污所致,而在该河段还有两家公司也有排污行为。经查,该两家企业均系达标排放,那么他们要不要承担责任呢?近日,徐州中级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案件,两家排污达标企业被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担责两成,赔偿2万5千元。案情回放:河流污染养殖户蒙受损失,两公司认为排污达标不应担责
宋某系徐州某养鱼合作社社员,长期在房亭河从事网箱养鱼。2013年7月,宋某发现其网箱养殖的鱼出现了死亡现象,遂向徐州市渔政渔船监督管理站电话举报。该站经走访调查核实,出具《市房亭河网箱死鱼情况》一份,确认宋某的网箱鱼死亡11424公斤。
随后,徐州市环境监察大队经调查并取样检测后,出具了《关于房亭河网箱养鱼死亡的调查报告》,根据该报告载明情况及法院现场调查情况,确认房亭河上游某区排污是导致死鱼事件发生的主因,同时在事发上游河段,甲、乙两公司也存在排污行为。经查,两公司位于房亭河支流古运河的支流宿古河段,宿古河经由碾庄镇汇入古运河,古运河在邳州市土山镇夹河村武河口汇入房亭河。
根据相关部门的调查报告,宋某先后找到两家公司交涉,但该两公司均拿出达标排放相关证明材料,认为宋某损失是由事发河段上游排污所致,并非各自公司的过错,不应承担责任。无奈之下,宋某将两公司告上了法院。法院判决:达标排放的2企业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有三个焦点。一是关于侵权行为的认定问题。根据市环境监察大队出具的《关于房亭河网箱养鱼死亡的调查报告》可以确认甲、乙公司确有排污行为。
二是关于因果关系的认定问题。在环境侵权责任纠纷案件中,证明污染行为与损害结果具有关联性,可以依据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及其他环境监督管理部门的调查处理报告等。环境侵权作为一种特殊侵权,实行推定因果关系规则,即在环境污染责任中,只要证明污染者已经排放了可能造成财产损害的物质,而当事人的财产受到损害,即可推定这种危害是由该排污行为所致。有关污染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的问题由污染者进行举证,污染者必须证明其行为与损害之间没有因果关系,才能不承担侵权责任,如果举证不能,则就应当认定因果关系成立。本案中,依据《市房亭河网箱死鱼情况》、《关于房亭河网箱死鱼的调查报告》、《工业污染源监测结果表》,并结合“某市水系图”及当事人陈述等相关证据,可以认定甲乙公司所排污水有可能到达污染事故发生地并可能与污染结果存在一定关联性,而2公司亦未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其排污行为与宋勇所养殖鱼死亡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应认定其排污行为与宋某所养殖鱼死亡损失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三是关于损失赔偿承担的问题。本案中,根据环保部门的调查走访报告,房亭河上游某区排污等因素才是导致死鱼事件发生的主因,甲乙2公司均系达标排放,其排污行为应系导致死鱼事件发生的次要原因。
法院综合考量本案中明显存在导致鱼死亡损害后果的其他原因,且其他原因在案涉因果关系中具有的原因力较大等情形,酌定甲乙2公司就宋某养殖损失的20%即25132.8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法官释疑:达标排污不能作为污染者的免责事由
针对此案,主审法官认为,依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因污染环境造成损害的,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环境污染引起的损害赔偿诉讼,由加害人就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及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即环境污染损害赔偿纠纷实行无过错责任原则,在因果关系认定上实行举证责任倒置。
法官表示,环境侵权往往系生活、生产污染等多方面原因所致。首先,应依据当事人举证或法院依职权调查情况厘定某一方面污染原因在全部污染中的原因力比例份额;其次,因污染物的种类、排放量等相关证据由各污染者掌握,故应由导致同一污染原因的各主体,分别就其污染行为是否足以造成该方面污染的全部损害承担举证责任;如其举证不能,则在该比例份额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侵权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因污染环境造成损害,不论污染者有无过错,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污染者以排污符合国家或者地方污染物排放标准为由主张不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据此,企业排污符合规定的标准即“达标排污”,但造成损害,也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此,达标排污不能作为污染者的免责事由。

本文将介绍如何应对渔业污染事故,使读者正确判定渔业污染事故、明确渔业污染事故的负责处理机构以及经济损失的索赔过程。

一、渔业污染事故的判定

渔业污染事故往往在表观上会造成鱼类死亡,然而鱼类的死亡并非都是污染事故引起的。造成死鱼事件的原因很多,如病害造成的鱼类死亡、毒藻引起的鱼类死亡、不规范使用渔药造成的鱼类死亡等,但这些都不属于污染死鱼事故的范畴。那什么是污染死鱼事故呢?根据1997年3月26日农业部令第13号发布的《渔业水域污染事故调查处理程序规定》第四条,渔业水域污染事故是指由于单位和个人将某种物质和能量引入渔业水域,损坏渔业水体使用功能,影响渔业水域内的生物繁殖、生长或造成该生物死亡、数量减少,以及造成该生物有毒有害物质积累、质量下降等,对渔业资源和渔业生产造成损害的事实。污染事故造成的死鱼与其他情况造成的死鱼现象有所区别。一般情况下,污染事故造成的死鱼有如下特点:第一,死亡速度快;第二,发生时间和季节不确定;第三,小鱼比大鱼先死,小鱼的死亡比例比大鱼的高;第四,品种选择不明显,各品种的鱼都有死亡,甚至其他水生生物,如蛇、蛙等出现死亡现象;第五,死鱼范围有限,不具有普遍性和流行性;第六,鳃部附着的污染物常带有特有的气味,如石油、黄磷、农药等都会附着于鱼体和鱼鳃部,导致带有异味。
掌握上述内容可帮助渔业从业者初步判定渔业污染事故,但是鱼类死亡是否真的是污染事故造成的,最终依据渔政监督管理机构的判定结果。

二、渔业污染事故发生后的应对措施

澳门新萄京app,1、渔业污染事故发生后应采取的措施
一旦发生渔业污染事故,不管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养殖户首先是要保护好现场并及时报案。报案前不可自行采取破坏现场的任何措施,如换水、捞出死鱼等。及时向当地渔政监督管理机构报案,由当地渔政监督管理机构委派相关人员采集水样和鱼样并及时送到具有“渔业污染事故调查鉴定执业证书”的机构进行水样和鱼样的检测,以查明污染死鱼事故原因。在报案的同时,还要记录死鱼的过程,包括死鱼前各种异常情况,死鱼品种、数量、个体大小等情况,这是判断引起死亡原因和合理理赔的重要根据。有条件的情况下,可对现场进行拍照、摄像等。
报案并取样后,可以先阻断污染源流入,并及时加注新水,采取边排边灌的方式,通过大量换水、加水的方法稀释污染物质浓度,从而减少死亡量。在网箱养殖等有条件进行转鱼的情况下,可以把污染水体的鱼类转入未污染的清洁水体中。能确定污染毒物的情况下也可使用一些化学药剂来改善水质,从而降低污染程度,减少污染损失。
造成渔业污染事故的单位或个人,有责任排除危害,并对直接受到损失的单位或个人赔偿损失。

2、经济损失的索赔
对于养殖水域内发生的渔业污染事故,从本质上说是属于民事纠纷的范畴。渔业污染事故发生后,受害人可以向当地渔政监督管理机构请求处理,也可以直接向污染方所在地的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渔政监督管理机构根据当事人的申请对污染事故的赔偿责任和赔偿金额进行调节。当事人对渔政监督管理机构的调节处理决定不服的,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渔政监督管理机构只能调节,不能判决。渔政监督管理机构没有权利强制要求侵害方赔偿受害方的经济损失。渔业污染事故要按照《农业行政处罚程序规定》做出处理决定。如果做出行政处罚决定的,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提起行政诉讼和行政复议,又不履行行政处罚决定的,渔政监督管理机构应及时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三、渔业污染案件的举证责任

1、举证规则
渔业污染事故属于民事纠纷的范畴。《民事诉讼法》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此即所谓“谁主张,谁举证”。这是举证的一般规则,适用于一般侵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在因环境污染引起的损害赔偿诉讼中,“对原告提出的侵权事实,被告否认的,由被告负责举证。”此即所谓“举证责任倒置”原则,适用于特殊侵权,但此司法解释对举证责任的分担不够明确具体。对损害赔偿责任各个要件内容,特别是原告应提供的侵权事实证据到底应包括多大的举证范围才达到举证责任的要求未能做出可操作性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对此做出了进一步规定:“因环境污染引起的损害赔偿诉讼,由加害人就法律规定的免责来由及其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通过这一排除性的规定,将除此之外的其余举证责任仍然明确给原告承担。
因此,渔业污染案件中,污染受害方和被指控的排污加害方都必须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只不过相比一般侵权纠纷而言,排污方举证责任更重一些。因污染事故责任认定适用因果关系推定原则,故受害方对行为与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无须举证,这部分举证责任转移给排污方承担,但并不意味着受害人不需要做充分的举证准备,这是需要澄清的一个误区。相反,受害方证据越充分则索赔越主动,举证越全面则胜算越大。

2、污染损害赔偿纠纷中的证明对象
构成损害赔偿责任,必须具备四个要件:行为人的过错;侵害行为和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这四大要件就是需要通过举证加以证明的对象。渔业污染案件中,对污染损害责任实行无过错原则,即不以过错为承担责任的必备条件,有过错固然应承担责任,没有过错也应承担责任。因此,行为人的过错无需特别证明,需要证明的对象主要集中在另外三个要件,即行为、结果以及二者之间的因果关系。

3、污染加害人的举证责任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污染赔偿纠纷的排污方应就两方面事项承担举证责任: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关于污染损害的免责事由,我国环境法律已有明确而严格的规定,综合起来主要有以下情形:不可抗力,即完全由于不可抗拒的灾害,并经及时采取合理措施,仍然不能避免造成环境污染损害的,免于承担责任;污染损失由第三者故意或者过失所引起的,由第三者承担责任;污染损失由受害者自身的责任所引起的,排污方不承担责任。关于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排污方最具举证能力加以证明。如果其明确承认因果关系,当然不需举证;如果其意图否认因果关系,则应提供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例如,受害方举证其养殖物死于缺氧,而排污方则应举证证明所排放的污染物中无耗氧物质,或排放的污染物无法到达养殖地等来证明行为与结果不存在因果关系。此证据对于受害方来说,恰恰是最难以举证的,法律规定在此处适用举证倒置原则,体现了公平合理的立法精神。若排污方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不存在因果关系,则排污方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在这种情形下,将推定存在因果关系。即如排污方未举证,或受害者举证养殖物死于缺氧,而排污方所排污染物中恰恰又含有耗氧物质,且能到达养殖场,能有效降低水质的溶解氧,则应适用因果关系推定原则,无须再由受害者举证证明排污方的污水对受害者养殖物的加害过程,直接推定排污方承担责任。因此,如果排污方既不能证明法定的免责事由,也不能否认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因果关系的存在,那么排污企业就必须承担污染损害的赔偿责任。

4、污染受害人的举证责任
“举证倒置”原则部分减轻了污染受害人的举证责任(即侵害行为和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无须受害者举证),但并未完全免除受害人的举证责任。根据现有规定,污染受害人仍然必须就以下事项举证:损害结果,即受害人受污染事实,如养殖物受损情况。这里特别强调指出,由于对“损害结果”在概念上理解的不同,有人理解为单一的受损养殖物的质量、数量和金额,也有人理解为还应包括养殖物受何种损害等受损养殖物的全部事实情况。从确保胜诉角度上考虑,受害人应就养殖物受损或死亡的原因做出充分的举证准备。且在一般情况下能够推定加害方的排污行为能造成这种损害。因为从举证规则中看,养殖物受损或死亡原因一直处于受害方的控制之下,不在排污方举证责任范围内。排污方不可能在生产的同时密切关注周边每一起在他人控制下的污染事故的受损原因并取得证据。

5、受害人确保胜诉应采取的方法
取证方式的选择
在发生渔业污染事故时,针对污染现场证据易灭失的特点,应立即做出取证措施。行政部门根据行政法律的规定,进行调查取证并做出处理,以维护正常的社会秩序不被破坏的职责。即行政部门必须以积极作为的态度查明事实,并做出处理,一般情况为责令停止侵害、改正违法行为、并处罚款等;而受害者一般是处于弱势群体的位置,因此,要先向渔政部门请求调查处理。
取证范围的确定
侵害行为:要证明加害人有排污行为,证据有多种。凡经过行政部门查处的,行政部门必然掌握了一整套详尽的原始证据,如果已做出处理,可能还形成了整改通知或处罚决定等法律文书。按照《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行政部门应积极支持受害者起诉,受害者可直接申请调用。当事人也可自行或委托调查机构对排污方的排污行为进行证据保全,取得书证或声像资料等证据。
损害结果:这部分举证与索赔的结果密切相关,既涉及赔偿金额,又涉及诉讼请求能否被法院认可,因此,应充分举证。举证范围包括:受损原因、损失大小、证据形式等。特别要强调指出的是,损害结果的核定必须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和规章规定的程序和要求办理,否则将得不到法院的认可。《水域污染事故渔业损失计算方法》对渔业损失的统计进行了规范。《渔业污染事故调查鉴定执业管理方法》对承担渔业污染事故调查鉴定的单位资格做出了规范性的规定,即调查鉴定机构须取得《渔业污染事故调查鉴定执业证书》。因此,出于举证程序的合法性和所举证据的最大证明力,当事人应委托具有《渔业污染事故调查鉴定执业证书》的调查机构对损害的原因、损失大小等做出评估认定。

程序的规范与合法:在委托调查机构的形式上,出于避免对方提出单方委托不足采信的反驳,应由有调查处理权的当地渔政监督管理机构或法院进行委托、取样、取证。

附具有“渔业污染事故调查鉴定执业证书”的主要机构
澳门新萄京app 1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nbsp&nbsp孟顺龙&nbsp&nbsp陈家长